++ 聖保祿和聖伯鐸請在天上為我們祈禱 阿助路亞 ++

這是一段關於愛與勇氣的故事;我們為了要挑戰自己,走向天主,所以走上山,以下是關於我們在山中這幾天所發生的事。

 

爬山第一天早晨九點,我、其棣,還有曹伯睿執事在嘉義集合好後,往台中縣的武陵農場出發!其棣開車載我們沿著新中橫經過了霧社和清境農場,一路越過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合歡山山頭之後,爬過梨山,朝雪山國家公園邁進。車窗外的景色也隨著地平線的起伏而變幻多樣:從平地的商店、聚落,變成山坡和峭壁,路旁還多了一落落的積雪;越過合歡山後,山坡上面出現了整片、整片的果園,和零星散落在坡上的小屋舍。路旁的攤販堆疊著許多看起來碩大、青綠的大白菜,和大顆的水果,看起來多汁鮮美。

抵達武陵農場後,大家從漫長的車程中解放,走向鳥語花香的大自然。農場中的步道兩旁有許多的李樹、桃樹和櫻花樹。攬下一截開滿了小白花的樹梢,往花裡一聞,味道醇實清香,令人身心舒暢。大夥兒都在這裡到齊了,除了我們三人以外,還有范凱令神父、德玲、芸霈和小笨,共七人。就這樣,我們開始了為期四天的爬山之旅。爬山之前,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段祈禱以待爬山的時候使用;當我們散步到一處佈滿落葉和樹枝的平台時,德玲宣布在這裡進行第一個祈禱,但是由誰開始呢?大夥兒以多數壓迫少數,決定從年紀最小的開始,結果就是我先開始。我要帶領的祈禱呢,非常簡單而強大,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認為此祈禱非常「簡樸、深刻、美好」,並且團體誦念可以獲得全大赦,那就是—「玫瑰經」。那天正好是痛苦五端,我們藉著默想基督的苦難和祂剛毅的聖神,祈求祂幫助我們在未來爬山的旅途中能夠勇敢堅持到「頂」。

晚上大夥兒在露營區享用了晚餐,爬山老鳥們警告說這是未來三天中最乾淨的一餐,要好好享用,哈哈!我心裡是沒在怕的;「既來之,則安之」。而且我們的型男大主廚兼領隊—其棣,在後來的三天裡,準備了簡單卻豐富的菜單,讓我們都吃的樂在其中。

還有另一位型男大主廚是范凱令神父,這幾天裡煮米、煮菜都是他掌舵,我們都吃得津津有味;他還會煮西班牙海鮮燉飯給大家吃,不過是在山下,真希望有一天能一飽口福。至於其他人的工作分別是:德玲負責在聊天的時候丟話題;小笨負責攝影和吸氧氣(高山氧氣較為稀薄,會造成身體不適,嚴重的話就會引發高山症)還有洗碗;芸霈負責把飯吃光光;我負責吐槽和觀察大夥兒的動態;曹伯事(曹伯睿執事)負責實行愛德服務。第一天晚上,我們分配好每個人要負責背上山的食物和水之後,在和室裡的通鋪上舉行了感恩祭,感謝天主今天讓我們平安的相聚,順利地準備啟程。

第二天一早六點起床,早餐竟然有巧克力蛋糕!真是太開心了!還有滿滿一鍋的綠豆薏仁等著我們,在酒足飯飽之後,我們開始上路。開拔前,芸霈帶我們做了暖身的肢體祈禱,讚美天主又是新一天的開始,大夥兒上好廁所、暖好身,背上重量級的裝備,正式出發!!其時早晨7:55分。

一開始我們要從登山步道走到登山口,雖然是平坦的水泥路上坡,但是因為身體不習慣不同於平時的負重量,所以走的沉重、緩慢。從登山步道到登山口有4公里,我們慢慢一步一步往上爬,很像一隻背著重重的殼的小蝸牛。一路上,我感覺到我的手像吹氣球一樣膨脹起來;我看著張開、腫腫的、像甜不辣的手,感覺血液悶悶不樂的在手裡無數根的血管中亂竄;德玲說是因為氣壓的關係,身體會有一些變化,這是正常的現象。

終於到達登山口,我如釋重負,坐下來休息的時候,腦袋放空,說不出話來,就連要去看桃山瀑布也興致缺缺。但後來受到其棣和小笨的鼓動,還是「既來之,則去之」。走了300公尺左右,就聽到潺潺的水聲,眼前兩條瀑布像用乳白色絲綢做的圍巾,涓涓下淌;瀑布兩旁是青翠的岩崖,清雅美麗。

欣賞過桃山瀑布後,是旅途正式的開始,我記得是9:30多,從登山口開始,就是一路的上坡,我們當日目標是到達「新達山屋」,全長5公里,中間會經過三叉營地、往桃山的叉路口和往池有山的叉路口。雖然只有短短的5公里,但是我卻爬的氣喘如牛,上氣不接下氣,只要是有關於形容「快掛了」的成語都可以用在我身上,覺得都快要「駕鶴西歸」了。

一路往上的旅途中,樹根和落葉佈滿了道路,很多高陡的路段我都必須撐著左邊的石頭,抓住右邊的樹幹,才能奮力往上爬。所以,我一邊爬一邊在心裡感謝著這些大自然的萬物拉我一把,助我一臂之力,謝謝他們讓我來打擾了,感謝他們幫助我朝山頂上的「天」邁進。但是後來的心情其實是相當複雜的,因為身體的疲累和看起來沒有盡頭的崎嶇山路,讓我不禁在心裡開始抱怨起來,才一抱怨,就馬上發現了自己的限度,這果然是一個挑戰自己限度的旅程啊。雖然我試著不去抱怨,盡量往好處想,但是魔鬼呢會從小縫縫裡鑽出來發芽長大,所以我要趕快振作精神,堅定意志繼續往前!

隨著越爬越高,天色也越來越暗,身旁從高高大大、樹木林立的景物,轉變到亂石橫躺的「岩石流」橫亙在路中。翻石越岩之後,最後,到了有著一小撮、一小撮積雪的草原,隨著頭上LED燈照亮前方的路徑,山屋終於出現在不遠的地方了。

「冷冷,清清,悽悽、慘慘、戚戚。」這是李清照的《聲聲慢》,也是我在爬向新達山屋的心情寫照。夜幕低垂,溫度驟降,精神與心靈的疲憊,讓我覺得孤獨又洩氣,心裡還犯著嘀咕:「怎麼還沒到?前面的人怎麼爬那麼快?」那時的我,忘了可靠的其棣還在我們的後方,守護我們;那時的我,不知道前方的夥伴在準備著晚餐和溫暖的薑茶。人,常常只活在自己的視野裡;我們必須隨時保持著寬容的心,相信美好存在,才會發現天堂就在我們身邊。

享用過美好的維力炸醬飯還有玉米濃湯後,大家輕鬆的聊著天,收拾著餐具。因為第三天還要繼續登向山頂,所以大家早早就睡了。新達山屋是新蓋的,設備都很健全,門口還有溫度計。廁所在戶外,廁所的門是用原木做的,非常可愛,廁所的馬桶是兩條溝,不用沖,也不用擔心會掉下去,因為溝很窄,很安全。

早晨天還沒亮,范神父就起床到外面看看當天天氣是否適合登頂,結果是可以!唉!其實我昨天夜裡還夢到天氣很差,不用登頂的呢。范神父回屋內的時候,大聲說外面很美,可以看到日出!大夥兒都醒了,每個人把自己包裹成厚厚的一團,齊聚在外面等著日出。

光線,從我們後面的山頭慢慢的爬下來,把大霸尖山、品田山都照的清晰了,范神父超開心的,一直對大霸拍照。在沉默的等待中,太陽突然就從南湖大山冒出來;起先只看到頭頂,幾秒之間,太陽整顆頭都出現了,大家都在開心的驚呼,大地上的陰影也漸漸消失,熱度又回來了。小笨帶領我們做了早禱,讓我們去反思在這趟爬山之旅中,天主要給我們什麼計劃和召叫;天主的旨意是什麼?

大家吃的早餐是融化的奶油加吐司,配鮪魚和維力炸醬,豐盛!吃完早餐後,大家開始啟程,往品田山山頂邁進。前方一眼望去,是一整片的草原,草原上有一塊塊的積雪;跟之前的路途相較,此路段可以說是輕鬆許多,而且爬在雪上的感覺真是備感新鮮。越過草原,進入箭竹混生林看到許多的竹子,和橫臥在地上的大樹,以及遍地的積雪,情景好像電影中飄逸的精靈會出沒的地方。再往前走,到達品田前峰斷崖,我們下到斷崖底再往前攀登上品田山主峰,這一段路途就像是湯姆克魯斯在拍「不可能的任務」一樣,是真的在攀岩,現在想想那時真的很酷!看起來似乎很可怕的岩壁,靠的就是膽大心細,方能安全度過,幸虧了其他夥伴的守護和引導,讓我安然無恙。

登上主峰之前,我們還走過覆蓋了一整片白雪的斜坡,沿著斜坡看下去,斜坡的盡頭就是谷底,我咬著牙硬著頭皮往前爬,專心向前看,把害怕拋在後頭。大夥兒讓我第一個登頂,因為品田山是我第一座百岳,大夥兒給了我這份榮譽。終於登到山頭的時候,發現什麼也沒有,只有遍地的小石頭,和導覽解說台,山頂的四周停留著輕薄的白霧。我一點也不失望,也沒有特別開心,只有終於到達的感覺,因為我記得我們還要下山。

大家齊聚坐在山頭休息一會兒,曹伯事帶領大家在祈禱中回顧自己的生活,結束後拍了開心的合照。品田山海拔3524公尺,空氣新鮮。登上山頂的時候大約11:00左右,因為中午我們要回山屋吃午餐,所以沒有逗留太久。回程時,可好玩了,因為滿地的積雪,我、小笨、芸霈和范神父走在後頭,我們就開始「滑雪」,用屁股滑,有「一路滑到掛」的感覺,因為開始了就很難停下來,我還一屁股撞上石頭,但是非常好玩。

回到山屋,我們吃了維力炸醬麵,接著就睡起了午覺,非常滿足。下午4:30,舉行感恩聖事,感謝天主的帶領和陪伴,在聖道禮儀時,大家輪流分享了來此的收穫和心得,每個人路途中的感受和禱告,還有對生活的思考。晚上,大家吃了范神父從大陸帶回來的牛肉,主廚仍然是范神父和其棣,大家吃的飽飽飽。德玲捲了睡袋去屋外看星星,山上的星星比鑽石還明亮,山上的月亮則像是上帝的手電筒,亮亮的照著大地,以至於旁邊很多星星都看不到。我和芸霈在夜空中對著皎潔的月亮哼唱了幾首歌,有【輕歌讚主榮】的「小星星」()、張懸的「寶貝」、還有王宏恩及王心凌同名不同曲的「月光」。後來,我們還大聲地跟天主講話,謝謝祂的照顧;我們向空中大喊:「天主,謝謝祢!」四周杳然,然後芸霈轉頭輕聲問我:「你有聽到祂的回答嗎?」我想到厄里亞,身體感受到微風輕拂,我回答說:「有。祂在微風中。」我們都笑了,站在颼颼寒風中一會兒後,滿足的進屋睡覺。

第四天早晨,我們早早起床,因為要去爬池有山山頂。我們的早餐享用了美味吐司和超級高級的鮪魚煎蛋,噢!真是太美味了!在山上吃到這個彷彿身在天堂。我們整裝待發,開始下山,一路走回到亂石散落的岩石堆,再往上爬。德玲帶領我們在路途中祈禱,兩人一組,彼此記錄下對方想留住的景色,然後分享下山後你想要在生活中捨棄什麼或改變什麼,幫助你的生活繼續前進;另一個問題是:你想要向天主求什麼。因為祈禱的關係,我們爬山的腳步慢了下來,德玲押隊,我們可以有較多的時間欣賞周遭美景。我看到一株姿態盎然的松柏,他的左方是直聳的岩壁,右邊就是山谷美景,旁邊立著景觀解說台,後來我在影片「泰雅千年」裡也有看到那一棵樹呀,印象深刻。

我們爬上池有山山頂時,天主給了我們好天氣!瞭望四周,看的到穩重、白雪覆頂的雪山山脈,還有有點崎嶇可怖的品田山,以及土黃色、溫暖聳立的大霸尖山,還有南湖、中央尖等等。地理課本上體會不到的東西,一次滿足。大家如果看到都會說,台灣好美。

我們十點爬到山頂,中午預計在桃山瀑布吃午餐。下山的時候,除了下坡還是下坡,我的腳趾和腳掌除了痛,還是痛,必須要咬牙才不會痛得叫出來;一不小心,英文的發語詞還是會跑出來,我已經很努力克制了。在最後1公里左右的路程中,真的是考驗忍力和耐性的時候。平常跑100公尺跑道的時候可能只要花20秒,但是在下品田山的時候,短短100公尺就要花費20分鐘;每個人狀況不同,而我不巧是烏龜漫步,當走了好久之後發現才前進100公尺,讓我想要翻白眼和口頭白沫的衝動。不過,當前後夥伴離我一段距離,四周只剩下我的時候,這個時刻,心情感覺特別平靜,不會想罵人,也不會不開心,只有安靜的走下山。途中我還滑了一跤,整個人躺在地上,我停頓了一下,然後起身,拍拍屁股,向前走。沒有人照顧我的時候,我好像會變的比較堅強,這也是一種恩寵吧。在最後的100公尺時,我聽到了潺潺的流水聲,我知道我離登山口不遠了,那是桃山瀑布的聲音,我開始向天主祈禱,感謝天主一路的陪伴和給予。

下午1:00,我們一行人坐在陽光下,水泥地上,桃山瀑布前,享用最後的午餐,一邊愉快的聊著天。桃山瀑布就像劉文正肩上披掛的那條白色圍巾,細長而潔白。我們吃著剩下的零食,滿足喜悅。午餐後,大家漫步走回四公里遠的停車場,我和芸霈愉悅的聊著天。大夥兒在停車場旁簡單的梳洗,換上乾淨的衣服,肩搭著肩圍成一圈,感謝天主,感謝彼此,彼此祝福,珍重再見。回想在五天前的晚上,本來要一起去爬山的小翠因為身體不適,留在安溪寮休息,讓待在安逸環境的我,裹足不前,也想留在原處,繼續過逍遙的生活;但我心裡明白,我需要離開,我需要離開安適的環境去尋找,去經驗;我必須去尋找天主,去尋找自己。如果你問我找到了沒,我覺得,天主在山林裡,在岩石上,在水流旁,在星星上;是天空,也是白雲,是遮蔽我們的小屋,也是供我們解放的廁所;祂在我們的眼角,在我們每一個動人的表情上,當我們對別人微笑時,祂就與我們同在,美好。

_DSC5718.JPG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校園使徒 的頭像
校園使徒

天主教校園使徒

校園使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AULouise
  • 謝謝大珮的分享~
    我到今天才聽到你們行動靈修的完整版哩!

    其棣都沒分享什麼XD
  • 哈!他是聖母媽媽~[默存心中,反覆思索]:D

    校園使徒 於 2010/03/11 11:04 回覆

  • 霈
  • 親愛的大珮~
    謝謝妳的分享,好美!
    跟著妳分享的內容
    一下子我又回到了山上
    謝謝妳那一晚夜空星下的歌唱與棒棒糖~哈~
    我們都是天主的甜蜜蜜~
    呵~總之,謝謝妳!
  • 我也很感謝霈!
    如果不是妳~我沒有那麼甜甜的夜晚:P

    校園使徒 於 2010/03/11 11:05 回覆

  • 多喝水
  • 我喜歡最後一段
    以及你真誠無偽裝的心情分享
    謝謝大珮的分享
    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在山頂上,共享在大自然的天主^^

  • 淑涵親愛的!
    我們即將在沙灘邊~共享大自然的天主喔!
    :D

    校園使徒 於 2010/03/11 11:06 回覆